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深入传销窝点而写就的文字一定很给力节能

时间:2020-10-20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未来100年中国大文豪肯定出自络”

慕容雪村这本书是他的亲身经历,深入传销窝点而写就的文字一定很给力。

“如果你收到这封信,我大概已经死了。如果遗体找不到,不必费心去找。如果找得到,一把火烧化、挖坑埋掉即可,身后事务必从简,不起墓、不造坟、不立碑,不搞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动。”2009年12月29日,天还没亮,慕容雪村写下了这封遗书。后来当一本名叫《中国,少了一味药》的新书出版上市,作者署名慕容雪村。大家才知道,他当时去了江西上饶,打入了一个传销窝点。在这本书里,慕容雪村详实的记录了他在传销组织里接受的洗脑程序,和那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传销者们经历的水深火热。

在这个作家们习惯了闭门造车的年代,慕容雪村坚持着“深入生活”的写作手法,给“二手写作”一记重击。但是在采访中他却向本报袒露,在这本新作中,人性之恶,卧底之险都只是次要,他其实最想说的话是:“所有传销者都有相同点,就是缺乏常识。而当下,有些社会病久治不愈,正是因为缺了常识这味药。 ”

谈新作

“这本书的主角是我自己”

辽沈晚报:怎么动了去卧底的念头?不怕出危险吗?

慕容雪村:我当时正在三亚写一篇小说,正感觉有点写不下去了,突然遇到有个三亚的朋友被骗到传销组织,然后出来了。听他说在传销窝点里每天只给三毛五吃饭,我就想,这是什么样的生活啊?太好奇了!就也想去看看。要说危险,其实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的时候比较多。刚进入窝点的传销者,如果要上街出门都会有组织里的眼线盯着你。有一次,我正在街上走着,突然有两个女孩冲上来一把拉住我,很兴奋地问我是不是就是那个作家。我进窝点时瞎编自己是做生意的,当时后面就有两个人正跟着我,真是把我吓坏了。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次,好在有惊无险。

辽沈晚报:这本书的写作和以往有哪些不同之处?现在已经有评论说这是你的转型之作。

慕容雪村:这次完全是以我个人视角来写的,可以说主角就是我自己。写的都是我在窝点里的所见所闻,因此非常写实。小说是隐藏的艺术,需要作者不在场,但是写纪实文学可以直抒胸臆,让我对这个社会现象有自己的分析,甚至借此批判比如教育制度这样的社会问题,所以写得特别痛快!至于转型这都是出版社的说法,今后我还是写小说。

辽沈晚报:此前这部作品已经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过,这次出书在内容上会有什么变化吗?

慕容雪村:当时因为受杂志版面的限制有很多内容都删掉了。并且删掉的大部分都是我的观点,这回终于可以补回来了。

“剧本出价太高吓跑买家”

辽沈晚报:以前你说在小说中最想表达对人性、对生活的质疑,这次呢?

慕容雪村:读书就是为了让人们明白事理。这次我希望能普及常识,让更多的人通过了解传销的危害,别做傻事。

[NextPage]

辽沈晚报:你以往的作品往往展现人性的灰暗面,这次写传销有没有凸显这种“残忍的特色”?

慕容雪村:我觉得这次好一点。我写作就是想说明这个事情,初衷并不是揭露“恶”。包括我逃离后,协助江西上饶警方端掉了2 个传销窝点,抓获157个传销人员,我觉得我做这些都是在做善事。

辽沈晚报:《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后来改编成影视剧很成功,这次的作品会继续这样操作吗?

慕容雪村:已经有公司过来谈了。但是我要价太高把他们吓跑了。他们认为100万买版权再花钱编剧本,一共要花200多万,太贵。

谈络文学

“络文学注定是个短命的词儿”

辽沈晚报:8年来,你的创作心态有哪些变化?

慕容雪村:以前比较幼稚吧,觉得写作很容易,纯粹爱好没有功利性也没有目的性。但现在我发现当作家挺难的,不光是写作本身很难。当你很想从整体上讲用你的作品影响别人时就更难。

辽沈晚报:你是在络上成名的,回头再看现在的络文学有何感想?

慕容雪村:我还是很反对络文学这个词。这样的词注定是一个短命的词。诗以前刻在竹子上的,但没有人叫它竹子文学。纸张出现了就没人在竹子上写了。据此推论如果100年之内中国会出一个大文豪的话,肯定是在络上。现在没有人在纸上写东西了,所以最终所有的作品都会出现在络上,这是大趋势。

10年来的络创作可以用一句话概括:进步巨大,毛病太多。现在络上作者多、作品多,类型小说初露端倪,这是“进步”;但是大多数都是平庸之作。但我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中国文学会有繁盛之日,中国人不是没有创造力,只要给以空间,一定会写出好作品。

辽沈晚报:也因此你不看好鲁迅文学奖给络文学设立奖项?

慕容雪村:不是不看好。是我觉得络作家没有必要去凑热闹。我说过:鲁迅有骨头。鲁迅文学奖有没有骨头?我不知道。

“我写的肯定比巴金强”

辽沈晚报:但似乎很多从络成名的作者都在积极的向“线下”靠拢?

慕容雪村:我不这样。我愿意别人叫我“络写手”、“文学青年”。在上写小说,自有其快意之处。前些年,巴金逝世,上有人评论说:“最后一位大师已死,从此我们只能读些慕容雪村、芙蓉姐姐之流的作品了”。你知道我说什么了吗?我说:“把我和芙蓉姐姐并列我没什么意见,可凭什么说我写的东西不如死者? ”

辽沈晚报:你是觉得你的作品比巴金大师写的好?

慕容雪村:并不一定比别人好,但肯定比巴金好。我并不是一个骄傲的人,我说的是实话。

辽沈晚报:你也去微小说比赛当了评委,感觉怎么样?[NextPage]

慕容雪村:总体来看水平太差。我评选的作品平均我给2.5分(满分5分),有的给了零分。这种140个字的作品最考验作者的构思,其实很难。但是这些作品的写手明显没动脑子。这很悲哀!

谈创作计划

“下一部小说写李一”

辽沈晚报:你的出版生意还经营了吗?前一段你还去电台主持情感节目?也太能折腾了?为了找创作灵感?

慕容雪村:生意早关了。我心思不在那上。还是专心只当作家吧。主持情感做了四个月,后来实在不行了,受不了了。

每天就是三类话题,第一类是老公有外遇,第二类比较少就是老婆出轨,第三类是未婚姑娘爱上已婚男人。每天讲同样的话,讲到最后特别烦。

做这些事,其实也不是为了创作找灵感,我就是好奇心比较重不少专家对中国的经济增长也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接受易财经访问时表示,希望尝试各种可能性。我最欣赏海明威那样的男人,除了写作,还不时的去西班牙斗斗牛,到世界各地钓钓鱼,很随性很自由,我很向往。我也会央求我的航海家朋友带我出海。

还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去了北极没告诉我,我很生他的气,哈哈。说不定下次,我会到海盗船上体验一下海盗的生活。

辽沈晚报:做过图书生意以后,对文学的文本价值和市场价值是不是有了新认识?

慕容雪村:如果有人拿商业性和我比,我就会和他比我的文学价值。如果有人拿他作品的文学价值和我比,那就拿我的市场销量对付他。

如果我什么也比不过人家,我就拿体重出来比。大家都知道我是著名的“重量级”作家。

辽沈晚报:有新作计划了吗?

慕容雪村:我正在写一本小说叫《骗子世家》,是以重庆的李一道长为原型的。现在已经收集了很多他的资料,相信不久会与读者见面。

(实习:明莉萍)

昭通白斑医院
西藏治疗白斑病费用
先声药业再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