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梦话连篇00035第三十四章搭配

时间:2020-05-21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梦话连篇00035第三十四章:猪菜好梦

第三十四章 猪菜好梦

你就在那旮旯里的被窝里,他慢慢向你靠近,你的温存,是那样的亲热,一把火辣辣的红辣椒,重庆妹子的象征,多数人不敢惹你,怕辣呗!他不是不怕你的辣,他是把你当成了一种高级不敢随意品尝美味佳肴!

他是多么渴望与你共进晚餐的日子,他不曾有任何设想,只是想与你诉述衷肠,了却一桩心愿!感激重庆妹子那股火辣狂,虽你敢拥他进入你的梦乡,但他仍不敢有任何奢望,只是想贴近你的心房,听听你的心音。凑近你的脸庞,触耳叫声妹妹就有一些慌张,闻到红辣椒你的味道,就是好梦一桩。

既不是亲,也不是戚,格外热情,带来的尽是感动。你的热情,会给你带来好运。幸运的人儿,总是热情的。

他要去一个地方,那是一个要爬坡上岭的荆棘密林深处。一路丛草横生,一路刺激不断,不是心的感受刺激,而是身的皮肉刺激,一身抓得稀巴烂的刺激。若是纵情纵欲过度,那更是刮骨的痛啊!

关于这种刺的刺激,洁的感受最深了。儿时,多次与父亲一起上山采药,全是在刺林里穿梭,一身血糊糊的,但心里毫无怨言,父亲采药回家,既能帮人治病疗伤,又能给子女挣学费,还能养家糊口。洁几次进妹妹婆家,放着大路不走,走小路,由于路道不太熟悉,也是从刺林里穿梭,每一次走的路都不一样,有时是有一些不快,但又谁叫你是哥哥呢!还有一次从老家赶回学校,想超近道,结果误入丛林,硬是难以穿透啊,只得打道回府,从头再来,继续走大路好了,还有车坐。

不进林不遭刺挂。

在梦里,洁亲眼目睹他穿密林,后面跟来一只绿猪,青苹果色的,绿猪的嘴就要吻到他的脚后跟了,他甚是害怕,顺手操起一根木棍,使劲敲打绿猪,绿猪一点也不退让。他的力气更大了,终于打翻了绿猪,然后再加力一把,好似一把利刃刺进了绿猪的皮肉里,没有听见绿猪的叫声,只见绿猪翻滚了下去,与另一只黑猪汇合,还有好些黑肥猪贪睡在两旁。

为什么多梦猪呢?因为今年是猪年,而且猪与人最亲近,家字底的豕就是猪的意思。为什么多梦黑猪呢?因为黑猪肉好吃,自带香味。为什么所梦猪都是睡着的?只有嗜睡的猪才肯长肉,家家年年都希望喂几头大肥猪。

他用机智和勇敢战胜了绿猪,洁也就放心了。闹铃响了,梦也记不住了。迅速起床,赶快洗脸,读经发现这样一段:

彼得后书2:22 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

然后,作文以记之。

七点过了,客车就要来了,洁要买一件礼物,送给他的叔父。两家店主开门了,买哪家都不合适,因为两家以前闹过别扭。于是一家都不买,去买另一家,那家还有优惠。这个年头,人人都赶实惠,哪个年头人不喜欢实惠呢?

薄利多销才是商道。

客车开来了,一大堆人挤上客车,出去喝酒的人,大大小小就占二十多个,巷道站满了人,整个客车上人潮涌动,挤得水泄不通。以前的不超载,今天好像失了效。

在车上,听见有一个人告知他人,叫把站牌放在路中间,把路堵了,等他回去再说。洁猜想:难道路是他修的,或者设有收费站,或者硬化路的保养期未到,等等。

反正人家有人家的办法。

车到了洁要去的地方,本该下车了。洁心想:司机本姓黄,别人又不爱听黄师傅,我不叫他黄师傅,就叫他师傅好了。,于是,洁轻声说:师傅,刹一脚!

洁一连说了数声,司机并没有踩刹车,还是继续把车往前开。顿时,售票员听懂了洁的意思,叫了声:黄师傅,刹一脚!

哦,要叫他黄师傅,他才刹车。原来是这样啊,洁这才明白。对于有名有姓的人,而且是熟悉的人,那就要叫他的真姓真名,或者姓后加头衔,这样称谓他人,显得更有礼貌,好的称呼会获得人家的喜感。

洁一大早赶往叔父家,叔父还未起床,洁叫起叔父。叔父煮了早餐,早餐是野鸡蛋和包面。洁发现自己碗里有两个煎野鸡蛋,准备夹一个给叔父。叔父说:每个碗里都是两个。

洁吃了野鸡蛋,与家鸡蛋没什么两样,是一个味道,只是个头小了些。听叔父讲,野鸡蛋是他昨天上山去挖折耳根时,忽听一只野鸡从树林里飞了出来,他寻声找到野鸡窝,高兴极了。虽未挖到折耳根,但有一堆野鸡蛋,可以捡回去,一数共十一个。

洁回忆叔选定一个供货商之后他们都会长期跟进父煎野鸡蛋前,说的十个蛋,又怎么变成了十一个蛋呢?把蛋捡完了,那野鸡还会回到它原来的窝里下蛋吗?叔父是否应该留一个蛋在窝里呢?洁边吃边思考。

洁说:这是我第一次吃野鸡蛋!话音刚落,叔父又把他碗里的煎蛋夹了一个给洁,洁并没作过多推辞,欢喜接受长辈的厚爱。叔父还讲了,他留了一个蛋在那窝里,等野鸡再去那窝里下蛋,他会再次从那窝里捡回野鸡蛋。

不贪心才会有更大的回报。

后面,叔父要送给洁党参、干土豆颗粒、干土豆果、干土豆片、干鱼、猪蹄、小白菜、菠菜、燕麦面等。洁哪里要得完那么多。

于是,洁说:不易弄熟的不要,凡是您花钱买来的不要。一合计,最后就只剩下干土豆颗粒、干土豆片、小白菜、菠菜了。四合一,装进一尼龙口袋,洁准备带走它们。

叔父帮洁收拾东西时,有几个老人来到叔父家,看叔父给他侄子洁收东西。有的坐一下走了,有的站一下就走了,有的口里的旱烟袋只冒烟,有的带来一股气味难以言表。

等叔父把屋里一切收拾就绪,叔父说:走,我们去弄菜。经过院坝时,好几个半老者坐在那里晒太阳,相互说笑者,有些言语不堪入耳。叔父说:他们说的话,怪不好听!其实,叔父他自己也喜欢那样说。好像他们离开了说脏话,就不能走路似的。

昨天,洁本来是想把两个娃娃也带去看看她们的四爷爷住宿情况。今天看来,她们不来是好事,这种言语不洁净的地带,也只能容中国国家队在主场合肥奥体中心以1:5不敌泰国队下他们一些不嫌脏不嫌臭的已经习惯了的人了。这里并不是责备他们,只是觉得是一种无奈和无助,幸福家园,还是应该自己珍惜幸福环境,也要自造幸福环境,不自污,也不接受他污。

语言是有效力的。总要说让人得益处的话,总要说造就人的话。

穿过一个巷道,叔父讲了一个笑话,说他们幸福院中,有人在某个夜晚把大门拆下来,悄悄弄去卖了,真的他们卖门了,现在连大门都没有了。一个院坝与外界,可以说是畅通无阻,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一点自我防范意识都没有,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他们某些人的良心何在?全院的百姓幸福何在?

当洁与叔父一起去地里摘菜时,一老者正在薅草,土豆叶子已经冒出土来。叔父是找别人要的一块土地,那块土地很窄,南北跨度大约半步,东西跨度可能有十来米。

叔父在那土地上种了一些菜和药材,菜有小白菜、菠菜等,药材是叫什么老虎姜的,它的叶子有点像生姜的叶子。叔父种的小白菜很稀疏,可是菠菜又太密了,密不透风,还好都是清一色的,没有黄一点。

叔父说:我摘小白菜,你摘菠菜。

洁说:那好,我摘菠菜。

小白菜个大稍微大些,能上手,手感好些!

可是菠菜太小太细了。洁只能找稍微高一点的菠菜摘。

叔父说:菠菜根最好吃了!

只是摘不起来,因菠菜实在是太嫩了。叔父摘了几大把白菜,递给洁塞进口袋,洁也摘了许多根菠菜放进口袋。

洁说:好了!够了!

叔父说:多弄点,你们有冰箱。

于是又塞了几把小白菜、几根菠菜进口袋。

等洁第二次劝阻时,叔父才停止摘菜。

洁和他的叔父就要离开那土地时,薅草的老者说:你旁边那块地是谁种的?若不是他种的,我要收回那块地。

叔父说:是他种起的,落到他手里哒,还有别个的。

那好!因为我们有一点亲戚,我们是干亲家。老者说,你叔父人不错!他种的那块地也是我家送给他的。

亲戚归亲戚,亲戚贵亲戚,中国的宗亲制还是比较明显的。好像我在上一章说过,追溯历史,我们可能都是上古时期的远亲。现在倡导的地球村,更进一步说,世界一家人,天下一家亲。

正要迈出那块地,洁说:您若是把地里的草拔了,兴许菜还要长势好些!

叔父说:那管它草咯!我要吃的是菜,又不是草。

叔父要的是菜,不管草,这与我要的是葫芦是一个逻辑,草和菜一起长,等菜吃完时,地就是草的阵地了,草长莺飞,好看不好吃。

叔父说:后面我还要点几兜四季豆。

洁说:让它们去挤吧!

洁提着菜回到叔父家,叔父又要这样那样的收给洁带走。又要做午饭,洁哪里吃得下。吃早饭时,洁就说:吃这一碗,至少可以管两顿!

洁要写作业,就请叔父前去帮忙等客车,叔父在公路上来回走动。洁预计九点四十分到公路上去等客车,结果看时间已是九点四十五分,他提着叔父送的菜赶上公路。客车来了,客车前面是同事的小车。

洁的本意就是想避开同事的小车,以免挤上。最终还是遇见了。

“在总体水平上不想遇见,偏偏遇见,这就是缘分。想打都打不散的缘分,才是最好的缘分,你们有吗?若有这样的缘分,彼此都要珍惜!

同事的小车疾驰而去,也给洁宽松了不少,还了洁的一个心意一心想坐客车。假如你开小车上路,你的朋友骑自行车上路,碰巧遇见,请你不要给他打招呼,这也是一种尊重。

洁也百分之百的相信同事的为人,若后面没有客车,你也是绝对要把他带走的,哪怕是小车上很挤,你都会这样做的。洁这样猜想。

既然后面有客车,那也是你的意愿,作为同事,我也要尊重你的意愿,这才是真正的理解。洁心想他的同事肯定会这样想。

洁叫停了客车,上了客车,司机和售票员还是他们两个,因为他们今天调班。只是乘客变换了,唯一没有变换的一个乘客,那就是洁,一路去,一路回。唯一不同的是站着往,坐着回,站中间,坐头排。

俗话说:来来来,坐司机台。售票员和司机同时说,这是专门给你留起的。洁也不好意思地坐上去了。车内警报声不断叫着:请系好安全带!驾驶员请勿与乘客说话!为了不让警报叫个不停,洁主动系上安全带。至于驾驶员与乘客说话,洁管住自己的嘴,少说几句就是了。

在车上,司机还问了洁的工作等等。你所从事的,别人会关注的,不求时时回应社会,至少不能与社会脱节。洁回到家里,妻子正在打扫卫生,孩子们也配合着。

洁说要去洗澡,洗澡前打开了浴霸,等待澡堂升温,然后再洗不迟。在等待可来了。”过程中,洁学了几个英语单词,譬如,inexhaustible无穷无尽的;remedying补救等。只是今天的单词又新又长,有些单词一点规律都没有。

自定的每天有道壹句,读得到位不到位,那是水平问题;若不坚持,则是态度问题;久而久之,就是习惯问题;长此以往,变成不是问题。

今晨在叔父家的早餐很丰盛,妻子做的午餐就免了。还是读读写写吧!放弃该放弃的,坚持该坚持的。

今天的有道壹句出自《哈利波特与魔法石》:Words are our most inexhaustible source of pable of both inflicting injury and remedying it.(语言是最取之不尽的魔力源泉,既会造成伤害,又能治愈伤痛。)

脑梗死用什么药治疗
宿迁十佳白癜风医院
通心络胶囊的作用
母乳性黄疸宝宝的症状
痛经吃什么中药止痛
运城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