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他告诉我节能

时间:2020-10-20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他告诉我:明天是星期二,早操课目上线就有元宝!作为一款以冒险闯关为主要玩法的页游戏是“十公里全副武装越野”。还说我乍从机关来到连队,怕一时难适应紧张的生活,他让我越野时只带上手枪就行,背包啥的就不必带了…… 九连执行全训任务,是全团军事训练的先行连。步兵全训连队,往往比搞生产和打坑道的连队更艰苦,更消耗体力。对此,我当时既不甚了解,也没有吃大苦的思想准备。 我睡得正酣,猛觉有人在晃动我。听声是梁三喜:“指导员,快,吹号了! ” 我一骨碌爬起来,懵懵懂懂摸过军装穿上。想打背包也谈不上了,我连衣服扣儿都没顾上扣,提起手枪就窜出连部。我已尽了最大努力,自认为动作也够麻利的了。可赶到集合点一看,梁三喜早已带着披挂整齐的战士们,象一队穿山虎一样嗖嗖远去了…… “指导员,连长让我留下等你。”说话还带着又尖又嫩的童音的司号员金小柱,边跑边不时回头呼唤我,“指导员,我认识路,快!” 启明星还没隐去,眼前黑魆魆的。蜿蜒山道,崎岖不平,看不清哪处高,哪处低。跑着跑着,我脚下打了个滑,一头摔倒了。全副武装的小金,不得不折回身来捡起我…… 我在军机关里散漫邋遢是是挂了号的。我天天早晨睡懒觉,有人开玩笑说我是政治部里的“一号卧龙”。我从来赶不上在机关食堂里吃早餐。柳岚从对中长款的大衣似乎情有独钟营养学的角度多次对我说,早饭特别重要。我也曾研究过人体每天需要多少热量,当然不会让自己的体内缺乏营养。每天睡足之后爬起来,先来一杯浓浓的橘子汁,再来两块美味巧克力或蛋糕啥的……咳!我“一号卧龙”啥时吃过眼前这种苦!不过,为了装装样子,我得咬紧牙关坚持一番…… 当我跟在司号员小金身后,上气不接下气地爬到一架大山的半腰,离山顶还有一大截子路时,梁三喜已带着全连返回来了。 他在我面前停下,轻声对我说:“比上次越野,又提前了两分多钟到达山顶。” 汗水已浸得我眼也睁不开。我抬起右臂用袖子抹了下脸,发现他携带着背包、挎包、手枪、水壶、小铁锹、指挥旗、望远镜等全副装备;另外,身上还挂着两支步枪,肩上还扛着一架八二无后坐力炮筒。 想不到这“瘦骆驼”样的连长,真能“驮”! 这时,三个掉队的战士赶到他身边,很难为情地把该属于他们携带的铁家伙,从连长身上取走了。 全连一个个都象刚从河里捞出来一般。梁三喜让炮排长靳开来头前带队,他和我走在队伍的后面。 “别着急,慢慢就适应了。”他谦和地对我说,“人么,总是各有特长。今后,军事训练方面我多抓些,你集中精力抓思想方面的工作。” 看来,他是个很能宽容人的人。 “行。”我有点受感动,点头答应着。 我身上仅带着一支手枪,返回连队途中,却直觉得双腿象灌满了铅,身子象散了架。出现了低血糖症状,热量已消耗殆尽。 后来,我精确计算过,在全副武装越野时,连里步兵班战士的负重尚不值得惊叹,八二无后坐力炮班的战士,每人负重是八十九斤! 他们如牛负重,还得象战马一样火速驰骋,拚命冲杀呀…… 在我下连之前,连里已进行了两周时间的轻武器射击预习。按规定,连里的干部也要参加射击考核,并须掌握本连的各种武器。 我既怕打得太差丢人现眼,也想过一次“枪瘾”,便耐着性子和战士们一起,胸贴大地背朝天,苦苦地熬了三天。 星期五这天,第三季度轻武器精度射击考核开始了。 梁三喜第一个上阵,取得了“全优”成绩。然而,战士们谁也没有感到惊讶。看来,这是连长的拿手戏,大家早巳多次目睹。 我过去喜欢拨弄手枪,那不过是玩新鲜。眼下却使我没丢大丑。手枪射击我“猎”了个良好,除了轻机枪射击不及格,别的都及格了。 梁三喜脸上漾着笑:“指导员,你还行哩!就预习了三天,不错,打得还算不错!” 接着,从一排开始逐班进行考核。一班、二班打得很理想。临到三班打靶时,战士段雨国9发子弹,只打了17环…… 讲到这,赵蒙生转脸对段雨国:“喂,小段,你当时是个啥形象,你自己塑造一下吧。” 段雨国朝我笑了笑,说:“说起我当时的形象,那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我是从厦门市入伍的,爸爸是工艺品外贸公司的经理,妈妈也在外事口工作。我当时哪能吃得了连队生活的苦哇!因我读过几部外国小说,便自命是连里的才子。甚至还曾妄想要当中国的雨果。我当时尤其看不起从农村入伍的兵,说他们身上压根没有半个艺术细胞,全身都是地瓜干子味。结果,大家便给满身 洋味 的我起了个绰号--- 艺术细胞 。连里所有的人都不在我眼里。一次,王指导员给全连上政治课,我在下面听我的袖珍收音机,使课堂骚动不安。王指导员让我站起来,命令我关死收音机。我当即把收音机的音量放得更大,并油腔滑调地说: 听,这是中央台,是党中央的伟大声音!怎么,不比你指导员那套节目厉害得多吗? ……仅此一事,您就能想象出我当时是个啥德行!好啦,在这个故事中,我是一个很次要的小角色,还是让教导员接下去对您讲吧。” 赵蒙生淡淡一笑,继续讲下去--- 当时,三班战士围着小段,一片讥讽。 “喂,请问 艺术细胞 ,你把子弹艺术到哪里去啦?”“新兵老秤砣,每次打靶都拽班里的成绩! ” “呸!这种玩艺还叫人,脸皮比地皮都厚!” “嘴干净些! ”段雨国抹了把他那在全连里唯一的长头发,用蔑视的目光望着众人,“不就是飞了几发子弹吆,老子不在乎!再说,打不准也不怪我,是枪不好!” 梁三喜走过来:“你的枪咋不好? ” “不好就是不好呗,准星歪了!”段雨国挑逗般地望着梁三喜,“怎么,能换支枪让咱再打一次吗? 也象你们连干一样,过过子弹瘾! ” 梁三喜那厚厚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我猜他必该动怒了。 然而,他二话没说,一下从小段身上抓过那支步枪,把八发子弹压进弹仓。他没有卧倒在靶台上,举枪便对准靶子,采用的是更见功夫的立姿射击。 一声哨响,靶场寂然。 “叭!叭!叭叭……”他瞬间便射击完毕。 战士们眼睛不眨望着正前方,等待报靶员挥旗报靶。只见报靶员从隐蔽处跃到靶子前瞧了会,扛起靶子飞也似地跑过来…… “让……让中国的雨果先生……”报靶员气喘吁吁,“自己瞧瞧!” 战士们围着靶子,欢呼雀跃:“78环!78环! ” “喂, 艺术细胞 ,瞧瞧这是不是艺术呀!” “可爱的雨果先生,过来,过来瞧瞧哟!” 面对战士们的讥笑,段雨国原地不动,故意把头歪在一边:“打80环也没啥了不起! ” “你说啥? !”随着一声吼,只见炮排长靳开来拨开围成圈的战士们,象头发怒的狮子闯在段雨国面前。 靳开来中等偏上的个头,胖敦敦的。眉毛很浓,眼睛不大。眼神却象两道闪电似的,又尖又亮。他周身结实得象块一撞能出声的钢板,战士们说他是辆“轻型坦克”。他用两个指头点着段雨国的鼻尖儿:“段雨国,又有啥高见,冲我靳开来说!” 段雨国眼皮一聋拉,不吱声了。 “说呀!”靳开来把两个指头收回,攥成拳头,“亏你段雨国不在我炮排!要是你在我炮排,两天内我不治得你 拉稀 ,算我不是靳开来! ” 是慑于“轻型坦克”的威力,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段雨国乖乖地低下了头…… (:李万欣)

氨氯地平成分的降压药效果怎么样
朝阳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