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一br韩梅给金贵的短信又没有回应

时间:2020-02-26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韩梅给金贵的短信又没有回应,眼看就要到过年了,前天他回了一条以后就再也没了信息,说是又要出差,等忙闲下来会给她回的,本来说好过年回来就把婚事给办了,上半年已经定过婚的。
韩梅和金贵是同村的,又是青梅竹马,金贵大梅子两岁,时常带着梅子玩,习惯了,那一班小兄弟就笑她是金贵的尾巴,梅子也不生气,金贵上树掏鸟窝,她在下面看着,金贵钻草窠捉蟋蟀,她就跟他一起钻草窠,金贵要和小兄弟去玩水,梅子也要去,金贵不让她去,说:“我们要脱光衣服的。”“那我也脱光还不行吗?”比金贵小两岁的梅子那时才四岁,懵懂的很……
韩梅想,不会是发生什么事了,不好说才断了信息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和家里人匆匆打了个招呼,买了车票来到县里。到了县郊的烟花厂和门卫说了情况后,门卫说要等等,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来了个同事叫李胜的,说是金贵出差去了,这几天回不来让嫂子先住下再说。
李胜把韩梅带到了一个出租屋,进去一看,打扫的到挺干净的,家具简单点却也适用,韩梅暂时住下了,看了看桌上的东西,知道金贵喜欢看书的,而且喜欢把自己的一张放大照片夹在书里当书签,看到哪里都陪着似的,就在翻看书的时候,翻到了一张照片,可是那不是自己,而明明是另一个女孩的照片呀。
这显然是一个不详之兆。韩梅一下子懵了,回想到金贵最近的态度不明不白的,十分暧昧,无法知道他的真心,今天看到了这张别人的照片,更加说明了问题,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韩梅想到这儿,眼眶不禁湿润了,慢慢的,一滴晶莹的眼泪滴答掉落到桌上,韩梅任由眼泪汩汩地流淌。以前的一幕一幕又重现了:高中毕业的金贵在家里待不住,他是家里的老二,老大已经在帮着父亲料理田里的事,不需要他,家里的经济条件又没法供他上大学,于是就想到城里去打工。临走的那天,两个人就像生离死别似的,首先约好,各自买个手机便于联系,韩梅已在村办企业绵纱厂里当了学徒工,每月都有了收入,她要帮金贵买手机,金贵没要,说自己打工一拿到钱就买,买了手机不久,没想到,金贵就这样没有了联系。


一夜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第二天,韩梅头昏昏的,但是经过一夜的思考,韩梅已经做好了决定,以一个女性的温婉和贤惠把这个小屋整理了一下,然后把带来的吃的东西整齐的放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我来过了,我又走了,你不要问我到哪里去,也不要想办法找我,希望你自己好自为之,走好下面的。”
一大早,李胜就给韩梅送早点来了,看到这一切,赶紧追上去,叫了辆马自达,追上了韩梅,说:“嫂子真要走,让我送送。”让韩梅坐上了马自达,直接开走了,可是,还在痛苦挣扎和煎熬中的韩梅没想到的是,马自达没有送韩梅去长途车站,而是去了县医院,韩梅一怔,刚想问清楚,李胜就先说:先别问,你跟我来。
李胜非常熟悉的把韩梅带到了一间病房,看到一个满脸裹着纱布,右臂也裹满纱布吊在空中的人,非常纳闷。
李胜说:“前几天,厂子里出了事故,金贵受伤救了厂子,我是领导派来照顾金贵的,他以为自己可能毁容,没勇气见你,就让我这样设计安排,让你把他忘掉。那张女孩的照片说实话就是我的女朋友。”
可是,金贵这时却昏迷不醒,李胜去找了医生,回来说,感染严重,一时发生昏迷,已经采取措施,要等待一段时间。


夜深人静,韩梅坐在金贵的床前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很乱,已经把过年回去结婚的事放到了脑后,头脑里尽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开心的事情:那次金贵去掏鸟窝,把鸟蛋掉到了梅子的头上。蛋黄蛋清沾在头发上,金贵笑她像戴了一朵野菊花,梅子倒哈哈大笑,还有一次硬要和金贵钻草窠捉蟋蟀,结果把蟋蟀笼子踢翻了,金贵辛苦捉到的几只红头蟋蟀都跑掉了,气了大半天没理梅子,又想到差点脱衣服下河的情节,韩梅的脸羞红了。
韩梅轻轻地喊着;“金贵、金贵,你醒醒,你不能一个人走……金贵,金贵,你怎么啦,你说过的,你不会不理我的,现在怎么不理我了……金贵,你给我醒醒,我要你陪我去捉蟋蟀,这次我保证把你那些宝贝看好,不让跑掉……”
奇迹发生了,金贵那包得严实的脸上唯有的眼睛慢慢地流淌出两行眼泪……
韩梅盯着细看了好一会,摇着金贵的身子:“金贵、金贵,你醒了,你醒了。”赶紧跑去把值班医生叫来。
医生翻看了金贵的眼睛,说:“有了浅意识。因为亲人的呼唤能使昏迷的人感到亲切的近距离感,能有种被被保护的感觉,神经放松后就得以苏醒。”
韩梅整个晚上都继续呼喊着金贵的小名,不断地说着儿时的趣话……
早上当医生查房的时候,韩梅已经疲惫的睡去了。医生看到金贵几乎已经清醒了,轻轻的告诉她:“韩梅陪了你一整夜,一直不停的喊你,把你喊醒,自己也累了。”
金贵头不能转动,眼珠转了一下,是想找韩梅,这时浅睡的韩梅醒来了,伏在金贵的身旁,四目相对,两个年轻人的眼里都同时涌出了热泪……


一个月后,金贵出院了,只有左眼还需后续手术,才能整容如初。厂里用车来接,直接就把它俩送到了厂工会礼堂。韩梅一看,这个不大的礼堂已被布置成婚礼殿堂,主席台上有领导在祝贺,音乐放着婚礼进行曲,门口放响了鞭炮。
在鞭炮声中,金贵和韩梅被簇拥着走到台上,互相鞠躬,牵着手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庄严的誓言。
之后、就被车队送到了那间出租屋,谁也想不到的是:这件简陋的出租屋已被布置的焕然一新,门旁有对联,上联是:“玫瑰玫瑰十里飘香。”下联是:“梅贵梅贵百年好合”横批是:“玫瑰小屋,温馨千秋”
是夜,窗外月圆,梅子说:“金贵,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不就是咱俩大喜的日子吗?”
“什么,我是说如果在家里是什么日子?”
金贵问:“什么日子?”
“就是接亲的日子呀!家里为了这一天,不知道准备了多少年,可是我们没赶回去。”说着眼里暗淡了下来。
金贵说:“快、快、打手机,打给我的好哥们陈龙,让他立刻到我家去报喜,身体康复了,今天出院了,厂里给办了,媳妇娶到了。”

共 2 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金贵和韩梅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从小到大,韩梅都像小尾巴似的跟着金贵,金贵也像大哥哥一样保护着韩梅。高中毕业之后,金贵到城里去打工,韩梅在村办企业绵纱厂里当学徒工,两人就靠手机联系着,互诉衷肠。快过年了,两人约定的婚期也快到了,可是金贵却联系不上了,这可把韩梅急死了。她赶到金贵打工的烟花厂,却不见金贵的人影,并且在他的住房里发现了别的女孩子的照片,这让重感情的韩梅怎么也接受不了。她以一个女性的温婉和贤惠把这个小屋整理了一下,然后把带来的吃的东西整齐的放在桌上,正要离开的时候,金贵厂里的男青年李胜却把她送到了医院里,原来金贵为了救厂子而负了伤,怕自己可能毁容而故意瞒着韩梅。在韩梅爱的呼唤下,金贵得以苏醒,并且很快痊愈,一个多月就出了院。在出租房里,工厂的领导和工友们为金贵和韩梅举行了隆重的婚礼。好人有好报,满篇都是正能量。好文章,推荐共赏。【编辑:嫁与飘飘雪】
1 楼 文友: 2016-07-07 17:00:57 问好棱镜老师,遥祝夏日安康。 看破 放下 随缘 自在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7-08 16:4 :55 感谢嫁与飘飘雪编辑,您辛苦了,让我们一起享受文学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愉悦感。
2 楼 文友: 2016-07-07 17:01:54 玫瑰小屋,温馨幸福。 看破 放下 随缘 自在
 楼 文友: 2016-07-08 16:0 : 2 小说运用了先抑后扬的写法,处处铺设金贵背弃韩梅的假象,最后峰回路转,有情有终成眷属,一个完美的结局,欣赏拜读,推荐点赞!
4 楼 文友: 2016-07-08 17:11:11 欣赏老师佳作,为佳作点赞,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菏泽治疗男科医院
苏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孕妇天天补钙小腿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