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宽哥买了一条烟

时间:2020-02-26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摘要:宽哥买了一条烟,里面有五万块钱,原来这是林经理送给钱科长的,最后成了民工们的年终奖。 故事梗概:林经理为了工程验收能顺利过关,给钱科长送了一条烟,而这条烟里根本没有烟,而是装了五万块钱。钱科长没明白林经理的意思,结果让开小卖部的爱人把这条烟给卖了。而买得这条烟的,恰恰是林经理工地上的进城民工宽哥。林经理和钱科长得知此事后,既悔恨交加,又担心宽哥会把事情捅到纪委检察院,所以想方设法阻止宽哥的举报。
民工们看出林经理对宽哥买烟买到的五万块钱很在乎,也很害怕,觉得此事与林经理肯定有干系。为了能尽快讨到被拖欠的工钱,民工们就想出了一个计策:故意放出风,说宽哥准备把五万块钱交到纪委检察院。林经理听说了,更怕了。最后,林经理以宽哥不把五万块钱上交为交换条件,很快把拖欠的民工工钱给发了。宽哥又把五万块钱分给了弟兄们,还说:就算这钱来路不明,但我相信,这本来就是弟兄们的血汗钱,就当是林经理给我们发的年终奖好了。

剧中主要人物:
林经理——40岁左右。
林妻—— 8岁左右。
钱科长—— 5岁左右。
钱妻—— 0岁左右。
女秘书——28岁左右。
宽哥—— 0岁左右。
大炮—— 0岁左右。
算盘——28岁左右。
阿狗——25岁左右。

一、夜、卧室
林经理从保险柜里拿出一条香烟,又匆匆忙忙拉开皮大衣的拉链,把一条烟塞进怀里,又拉上拉链,站了起来。
妻子躺在床上翻看《家庭》杂志,突然把目光转向丈夫:里面装了多少?
林经理:五万。
妻子:快去快回吧。

二、夜、钱科长客厅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正在看电视节目的钱科长从沙发上站起来,忙去开门。
门开了,林经理进来:钱科长,又打搅了。
钱科长:啊哟,是什么风把林经理吹来了?来来,请坐。
林经理:无事不登三宝殿呀。(在沙发上坐下)
钱科长妻子给林经理倒了一杯水,然后知趣地独个进卧室了。
钱科长:林经理,找我啥事,不妨直说吧。
林经理从怀里掏出那条烟,放到钱科长的面前: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就请钱科长笑纳吧。这条烟,请钱科长……
未等林经理说完,钱科长就打断道:好好好,烟嘛我收下了,有啥事你就快说吧。
林经理:是这样,钱科长,我承包的那段市政公路的修复工程完工了,听说过几天就要验收了,到时还望科长大人不看僧面看佛面,请给予多多关照。
钱科长:这事请林经理放心,只要工程质量保证,一定会通过验收的。
林经理:那就多谢了!

三、日、工棚内
一群工友在打扑克玩,有的抽着烟,有的喝着啤酒。棚内烟雾缭绕,啤酒瓶子满地。
宽哥:(吸了一口烟)妈的,路都修好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到血汗钱。
大炮:(手提啤酒)这年头老板拖欠工钱,太正常不过了。
阿狗:没钱,让老子怎么回去过年?更别说是找婆娘了!
算盘:我们最好选宽哥和大炮当代表,去找林经理,求他尽快把工钱结了。
众工友:赞成!

四、经理办公室外
宽哥和大炮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好久没人开门,经理办公室里却传出一个女人“嗯——嗯——嗯——”的呻吟声。
大炮笑了笑,把嘴贴近宽哥的耳朵:林经理正在里面干劲冲天,看来我俩来的不是时候,咋办?
宽哥:再等等看看。
宽哥和大炮又侧耳细听,那女人刚才那种呻吟声和室内的响动声越来越变小了。
这时,宽哥鼓气勇气使劲地敲起门来:笃笃笃——

五、经理办公室内
女秘书:好象有人敲门!
林经理:快点穿衣服。
林经理和女秘书慌乱中赶紧穿好衣裤,装出一本正经、正在上班的样子。
林经理:请进。

六、经理办公室内
宽哥和大炮推门而入,只见林经理四平八稳地坐在经理宝座上,好象在桌上写着什么;而那位长得有几分姿色、穿金戴银的秘书,则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坐在电脑前打着字。
林经理:二位找我有事吗?
宽哥:林经理,路已修完了,眼看就要过年,弟兄们选我俩当代表,请求你发发慈悲,快把工钱给结了吧。
林经理:这事我正在考虑,眼下我也资金周转有点困难,你俩回去跟弟兄们讲讲,请弟兄们再忍耐几天。
大炮:大概还要忍耐多久?
林经理:这个……这个我跟财务商量一下以后再回答你们。
宽哥:要不我看这样,先支付几万块钱,让弟兄们好回去过年,剩下的工钱等年过完了再补发给弟兄们,不知林经理意下如何?
林经理:宽哥,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眼下你让我哪儿去筹几万块钱呀?难道让我去抢银行?
宽哥:那可怎么办?
林经理:回去跟弟兄们实话实说,反正我不会赖账的。

七、日、街面、城建小卖部
钱科长的妻子手提一个装得鼓鼓的黑塑料袋,拿出钥匙“咣啦啦”地开了卷帘门,径直走进了小卖部。然后,她从黑袋里掏出一条又一条的各种颜色各种牌子的香烟,往货架上摆好,拍拍手之后笑眯眯地站到柜台前,望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八、晚、工棚内
工友甲从衣兜里摸出一张“红牛”,拿给穿着烂棉服和牛仔裤、头发蓬乱、年龄稍小的阿狗:帮哥买条烟去。
阿狗接过一百元钱,默不作声地走出了工棚。

九、城建小卖部柜台前
阿狗手拿一百元钱:老板娘,要一条烟。
老板娘:你要买哪种?
阿狗:就买一百元一条的那种吧。(把钱递过去)
老板娘:好。(从货架上取下一条烟递给阿狗)
阿狗:这到底是不是一百元一条的那种?
老板娘:小兄弟,做生意的是信誉第一,我要是是骗了你,你就去投诉我好了。
阿狗:那好嘛。(转身离去)

十、工棚内
阿狗把一条烟递给宽哥:刚好一百。
宽哥:辛苦你了,阿狗兄弟。
阿狗:辛苦也白辛苦,你又不给我辛苦费,只会拿嘴皮子哄人。
宽哥一边哈哈笑,一边把一条烟的一端拆开,习惯性地抖了一抖。这一抖不要紧,反而吓一跳——妈呀,抖出封好的、红红的、崭新新的五叠人民币,工友们都看傻了眼。
宽哥望着阿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条烟是在哪儿买的?
阿狗:就在对面那个城建小卖部买的。
宽哥:奇怪了,这条烟里怎么全是钱!?
算盘:这叫天上掉下金元宝,宽哥你大发了还不高兴?
大炮:我提议,今晚宽哥请大家上舞厅好不好?
众工友:好!好!
宽哥难为情地讲:这钱来路不明,先别乱花。
众工友:(心灰意冷)啊呀,白高兴一场!

十一、日、菜市场
林经理妻子挎着菜篮子,在一个菜摊上挑选着。
摊主见一个老太婆走来,热情地招了招手。
老太婆:小陈老板,不知你听说没有,刚才我听到一件稀奇事。
摊主:什么事这么稀奇?
老太婆:我听说有个打工的外地人买了一条烟,啊哟,那条烟里根本没有一支烟,全是钱,都是红通通的一百一百的。
摊主:啊哟,那个打工的可是撞上大运喽,他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干上一年,也不一定能赚那么多钱哟。
老太婆:就是嘛。
林经理妻子听完这些,菜也不买,风风火火地走了。

十二、日、客厅
林经理哼着小曲,把公文包往腋窝一夹,准备出门。
妻子刚好来了,放下空空的菜篮子:你先别走,有事问你。
林经理:怎么回事?像是吃了火药似的。
妻子:不是我吃了火药,而是这件事必须搞清楚。
林经理:什么事?
妻子:我也是刚刚才听到的,据说有个打工的买了一条烟,那条烟里全是钱,我是担心,会不会是……
林经理:啊?真有这样的事?
妻子: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愿这事与你送给钱科长的那条烟无关,否则,还真是弄巧成拙了,甚至还会招来祸害。
林经理:我看钱科长不至于那么傻地把烟交给他爱人去卖吧?
妻子:他爱人是干什么工作的?
林经理:开小卖部的。
妻子:啊?我看十有八九问题就出在这里!
林经理:那可咋办?
妻子: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那条烟到底是不是从钱科长爱人的小卖部卖出的。
林经理:对对对,我马上去调查。

十三、日、工棚
林经理笑眯眯地进了工棚。
大炮:林经理是不是给我们发工钱来了?
宽哥:什么风把林经理吹来了?请坐,将就点。
林经理在一条小竹凳上坐下,拍了一下宽哥的肩膀:宽哥,我想向你了解一件事情。
宽哥:林经理,你问吧。
林经理:听说你买了一条烟,里面全是钱,可是真的?
宽哥:确有此事,里面足足有五万元。
林经理:那条烟是在哪里买的?能告诉我吗?
宽哥:(指着阿狗)是他帮我买的,你问他好了。
林经理把脸转向阿狗:阿狗兄弟,请你如实告诉我,那条烟到底在哪儿买的?
阿狗:是在对面那个城建小卖部买的。
林经理:(脸色很难看)你确定?
阿狗:我骗你干啥嘛,林经理。
林经理:好好,我相信你,阿狗兄弟。

十四、工棚外、车内
林经理拉开轿车车门,一脸阴沉地上了车,再把车门关上。
副驾驶位上的女秘书:你生哪门子气嘛?(搂着林经理的脖子)
林经理:他妈的,真是笨蛋、笨蛋!
女秘书:你骂谁是笨蛋?
林经理:钱科长!
女秘书:钱科长怎么是笨蛋?
林经理:一言难尽!

十五、夜、钱科长客厅
林经理风风火火地走进来:钱科长在家吗?
钱科长:林经理,怎么又是你?
林经理:钱科长,你也太不够朋友了!
钱科长:此话咋讲?
林经理:你可知道,你可知道……
钱科长:你让我知道什么?
林经理一拍大腿:唉,你怎么把我送给你的那一条烟可卖了吗?
钱科长:不就是一条烟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经理:钱科长,那里面有五万块哪!
钱科长:啊?我怎么不知道?
林经理:那天晚上,我本来想提醒你的,而你呢,却不让我继续往下说。
钱科长: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的确是我的不对。
林经理:更可怕的是,你爱人最近把那条烟给卖出去了。
钱科长:卖给谁?
林经理:一个打工的。
钱科长:啊?那怎么办?
林经理:我也不知道。

十六、夜、林经理家客厅
林经理从门口进来,生气地把公文包往桌上一甩。
妻子扭过头来:回来了?那烟的事情调查得怎么样?
林经理:他妈的,这个钱科长也真是的,太不把钱当钱了。
妻子:真是他爱人把装钱的那条烟卖了?
林经理:就是这么回事。
妻子:钱科长没拿到钱,那工程验收的事咋办?
林经理:顺其自然呗,否则你说咋办?
妻子:这……这钱科长也太低智商了,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林经理:现在的问题是,能不能把钱追回来。
妻子:怎么追呀?那个穷打工的会把钱退给你呢?你做梦吧你!
林经理:总得有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嘛。
妻子:哼,一想起这事我就心烦、心痛!

十七、夜、城建小卖部
钱科长风风火火地过来了,又悄悄钻进里屋。
钱妻:你鬼鬼祟祟的,来干什么?
钱科长:干什么?你干的好事!
钱妻:你发什么脾气,有话不能好好讲吗?到底出了什么事?
钱科长:前天晚上,林经理送给我的那条烟,是不是你把它卖了?
钱妻:卖了又咋的?难道你想让它发霉不成?
钱科长:啊呀,你可知道,那里面装的是五万块钱!
钱妻:啊?五万块?你咋不提醒提醒我?
钱科长:我也是才知道的,是刚才林经理专程来告诉我。
钱妻:啊呀,我们可亏大了,这可怎么办?
钱科长:你呀你,只知道卖卖卖,让我说你什么好。
钱妻:天哪,五万块哪,我卖多少条烟才能赚到五万块呀,我肠子都快悔青了!
钱科长;算了,就当着一回教训吧。

十八、日、钱科长家客厅
林经理:钱科长,要不我想想办法,把钱追回来?
钱科长:你怎么追?
林经理:买到那条烟的人,是我下面的一个民工。前几天他来找我替民工们讨要工钱,我没答应。干脆我向他说明一下情况,再把工钱给了他们,或许他不看僧面看佛面,会把钱退回我的。
钱科长:这个办法好是好,可你怎么说得出口?再说,家丑不可外扬,你向他说明情况,等于不打自招,这事传出去肯定影响不好,万一要是让纪委知道了,那就更糟糕了!不行,不行,要想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才行。
林经理:难道就这么便宜了那小子?
钱科长:别因小失大嘛,林经理,你有的是钱,你就当作回扶贫吧。

共 691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为了使工程验收能够顺利过关,林经理可谓费尽心机,他将钱塞进烟盒内,把它送给钱科长,但是钱科长并不明白林经理的意思,他把香烟拿给妻子,妻子反而将烟卖掉了。结果得到这盒特殊香烟的是位农民工宽哥,恰好,宽哥就在林经理的工地上打工,他并不为不义之财所动,他知道此事非同寻常,于是,他和大伙们商议,决定以此为砝码,挟制工程负责人解决有关拖欠农民工的工钱问题。大家放风说宽哥准备把五万块钱交到纪委检察院。林经理心虚,唯恐工程的事出了漏子,招惹更大麻烦上身。双方经过谈判,林经理同意发放拖欠农民工的工钱,以此来阻止宽哥将钱交给检察院。到最后,宽哥将香烟盒内隐藏的五万块钱作为年终奖分给大家,因为这是农民工们的血汗钱,物归原主理所当然。剧本构思精巧,人物形象丰满充实,场景清晰富有立体动感,矛盾冲突剧烈,佳作,推荐赏阅!【编辑:箫音依依】【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01227】
1 楼 文友: 2017-10-11 22:27:50 工程验收存在金钱交易,结果装钱的香烟被农民工得到,大家发挥聪明才智,结果这笔不义之财成为大家的年终奖。为剧本的构思叫好,精彩好文。问好老师,拜读佳作!
2 楼 文友: 2017-10-12 08: 7:10 诚谢和法堡老师赐稿江山!问候和法堡老师秋祺!献分推送江山首页文游上榜!祝福和法堡老师身康笔健。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
 楼 文友: 2017-10-12 12:49:50 恭喜和法堡老师的倾情大作首获江山精品!期待 和法堡 老师更多精彩呈现!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
4 楼 文友: 2017-10-12 21: 6:00 祝贺老师的作品斩获精品,溢美江山,问好!
5 楼 文友: 2017-10-12 22:21:55 我只能说一声谢谢!祝弟兄们好! 白族知名诗人、时事评论员,著有诗文集多部,多次获奖。经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武汉治疗白癜风方法
手脚发热会引起高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