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安全

木纹花月叶第八章蒋世燕

时间:2020-09-17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花月叶 第八章 蒋世燕

可是,现在既不能感知到对方还在不在姑苏,也没有任何的目击者,对敌人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何查起呢?”季蓉插嘴道。

“嗯,既然已经没有线索,可以试一试没有线索的办法。”

“慕容伯伯,什么是没有线索的办法。”

“去找蒋先生。”

------叶倾城

叶倾城之---家臣蒋世燕

我和哥跟着慕容白来到了他们姑苏慕容家。家主慕容彧亲自出来接见我们,对作为慕容家在外最有名的儿子慕容白的朋友的我们,慕容家也是很热情,但并不过度寒暄,总之感觉慕容家做事很有自己的原则和风度。这一点从用餐就能看出来,晚餐慕容家家主慕容彧,慕容白,缠着他不放的季蓉,哥和我,我们五个人一起吃饭,居然只上了四菜一汤。

不过这四个菜我们都没怎么吃过。据哥说他以前还是皇子的时候,在宫中偶尔吃过这些东西,说这些菜,就算是在皇宫之中,也是很难得的。譬如其中一个像黑色小豆豆的菜,我吃了一口才知道这并不是豆豆,因为里面有一种海鲜的鲜味。哥说他只吃到了一次,叫鱼子酱,是沿海城市进献给皇帝的,非常的珍贵,一盘这样的黑色小豆豆的花费,完全可以摆一桌顶级丰盛的酒席还有余了。而这一桌菜看似简简单单的四菜一汤,算起来够寻常百姓家吃一年了。我这才知道,慕容家真是一掷千金。

席间季蓉自然是不断的和家主慕容彧套近乎,一口一个伯父叫的甜着呢,都有些齁人。不过慕容彧不温不火,大概是儿子优秀,也不怕找不到好媳妇,没有你季蓉,还有说不上多少名门的大家闺秀做梦都给嫁给这个名声响彻整个大陆的少年英雄慕容白呢。慕容家也不劝酒,大家就是随随便便的边吃边喝边聊,气氛很是轻松。大概吃了一半的时候,大家熟悉了之后,慕容白才向父亲提出此行的目的,是感知到杀死曦翕大师的凶手就在姑苏。慕容彧期初也是很惊讶。

“竟有这样的事?那为何没有让擅长追踪的高手一同前来?”

“可惜留下的真气很快就消失了。只是感知到当时这个人在姑苏,现在或许已经不在了。不过师傅他老人家对我恩重如山,对这个大陆来说也也直接使退档减少。一本一志愿录取时投出的1.5万余份档案是德高望重的数一数二的一方宗师,即便是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们也不会错过,一定要抓出这个凶手。”

“可是,现在既不能感知到对方还在不在姑苏,也没有任何的目击者,对敌人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何查起呢?”季蓉插嘴道。

“嗯,既然已经没有线索,可以试一试没有线索的办法。”

“慕容伯伯,什么是没有线索的办法。”

“去找蒋先生。”

慕容家的府邸很大,没有夸张奢华的建筑,但是小桥流水,略加修剪却不着痕迹,看似完全是自然生长的树木,林间休息的小石凳,简单但是也雕琢了图案的亭子,无不给人一种自然又优雅的感觉。吃完饭,我们就在一个仆人的带领下去拜访了蒋先生。

慕容家是整个春水之城最有实力的家族,实力甚至超过了春水之城的城主楚氏家族。所以你在江南问起,江南一带最有才气的学子在哪里?万剑阁之外的其他最强武林高手在哪里?春水之城的最了不起的奇人异士在哪里?当地人会告诉你,多半都在慕容家。慕容家也是春水之城唯一允许招募家臣的家族。我们去拜见的这位蒋世燕蒋先生,据说就是一位擅长卜算的高人。人如其名:不世之材,身如飞燕,秋去春来。这位蒋先生,也不是一直都在慕容府,因为所有家臣都是来去自如,所以有一些家臣也是常年不在府中,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府中有事才会传唤回来。我们的运气好,我们赶到慕容家的时候,这位蒋先生刚好回来不久。

到了蒋先生的房外,我们刚要敲门,只听里面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出来,“请进。”我们一行四人就进入了蒋先生的房内。屋内摆设非常简单。但是有一大面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书架之外,只有一个小桌,周围围着两旧三新五个凳子。“鲜有来客,本来屋里两个凳子都免得多余,今天稀客远道而来,下午出去借了三个凳子。各位请坐。”我们这才看到了慕容家的神算蒋先生。面容略显憔悴,看起来六十几岁,不过修行之人的年龄很难说,一百六十几岁也可能。头发白了一半,两眼无神,但是扫过我们的时候,似乎浑浊的眼神中有一股难以描述的力量瞬间洞察了我们的一切。

“蒋先生好。晚辈慕容白,久仰先生大名,今日有事相求才和几位朋友前来拜会,失敬失敬。”

“好。虎父无犬子。说话直接很符合老夫的胃口。”

“哈哈,前辈过奖,要说说话直接,我这位兄弟花倾城更是在我之上。”

蒋先生又看了一眼哥,冷哼一声,“可惜,早死的命,不单早死,还害死别人。若不是慕容公子的朋友,我现在便要送客了!”

那样用户就能便捷地进入反馈页面。你可以在用户享受应用的30分钟后固定出现一个提示

哥竟然也不生气,哈哈一笑“听先生的说话,最直接非先生莫属。”

慕容白见话题不对,为免尴尬直奔主题,“蒋先生,我师傅曦翕大师与六月初六遇到袭击,现在不知所踪,不过我门中人探查到,凶手疑似魔界的阴阳书生,曾在姑苏一带出现过。”

只见蒋先生拿出一只罗盘,问了一下慕容白曦翕大师的生辰,事发的具体时间,掐指算了半天,然后发动真气,一股力量传入罗盘,指针开始旋转,由快而慢,指针指向了蒋先生坐着的西北方向。“据我推算,此人在罗盘指示的方向,但是距离多远,阴阳书生其人是何等人物,则不得而知。”

“你这和没算有什么区别么?指针指着你,是不是意思是你就可能是杀了曦翕大师的阴阳书生呢。刚巧曦翕大师出事的时候,你就回到了慕容家。”

“哈哈哈哈哈,老夫一辈子被人称为神算,但是从不轻易给人算卦,几十年来倒也敢说是十算九准,从来都是别人来求我,就算是白公子的父亲,对我也是以礼相待,像你这样说话的,真是第一个,现在我竟然生不起气来,只是想笑,哈哈哈......难得老夫我今天开心,我就免费为你们这些小孩都算上一挂,也算是感谢慕容家对我多年的礼待有加。”

“蒋先生是想看看我的命运到底有多惨,然后好开心一下吧?”

“哼!小子倒是聪明。”

“那我要算三挂。”

“......”

“莫非以先生的功力,还做不到一天给人算几挂?”

“那种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挂,我一天算一百个也是随便算,这种非常准确十拿九稳的挂,你以为是随便能算出来的么?”

“我并没有问先生算卦准不准,我只是问先生是不是没有一天为人算几挂的功力?”

“哈哈哈!老夫今天就给你算几挂,让你对人生彻底绝望!”

“蒋先生,恕我冒昧,我哥与你往日无缘近日无仇,为何对我哥如此恶语相向?”哥的身世本是凄惨,已经很可怜,又碰上这个算命的一句好话没有,我真怕那句话一语成谶,况且对方还是慕容家有名的神算。我不希望听到他把哥的未来说的一片黑暗,我更怕他说的最终都会变成现实。

“这位姑娘不需算也是看出心地善良,不过命途并不好,多半是因为你一直呆在那小子身边。趁早离开,或许能改变你的命运。我呢,其实也不是特别讨厌他,只不过他命不好,容易给他周围的人带来灾祸。我这里本来平平静静,不想招惹这样的灾星,但是白公子带来,我又不好直接轰走......”

“谢谢蒋先生,没有哥,我十一岁的时候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哥给我的。无论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我也是要陪在哥的身边的。不过不论如何,谢谢蒋先生的好意。”


心理咨询科
如何给小孩健脾
宝宝积食可以贴丁桂儿脐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