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第一节br徐晓枫决定把20天的年休假放在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第一节

徐晓枫决定把20天的年休假放在国庆节之后休,这样加上法定假日差不多快有一个从返利站拿到了10%的佣金(200万)后月了。她要利用这段难得的整块时间到乡下居住,以便把手头研究《聊斋》的资料好好整理一下,出版社已经催过几次了。刚开始打算到一个农户家或农庄的,但那地方还是有点喧嘈,于是想到了处室里许小杰的老屋。那老屋在郊县一个古镇上,自从去年他母亲去世后,就一直空着。去年春上到那里吊唁他母亲时,她一下子就喜欢了那个古镇和那几间老屋。

和现在许多农村老镇一样,那里十分安静,差不多是冷清了。长长的青石板街道上很少有人走过,街两边一半的大门是关着的,偶尔有打开的,看到的也多是头发花白步履蹒跚的空巢老人。这个小镇在同类中更为冷清,因为几里路外的高速公路出口处正在兴起一座新镇。镇政府也于去年夏天搬过去,更加速了老镇的衰老。

听说徐处长要借住自己的老屋,许小杰很是高兴,说道:“那可是真叫蓬荜生辉,都可以写进县志了。”

“有这么夸张吗?”徐晓枫笑了。这么多年来,她和许小杰夫妇关系一直不错。

“不过那儿条件实在是太差,过了九点想买一块豆腐都困难。还有那老屋一直没收拾,灰尘怕有几寸厚了。后院的几间厢屋不知道坍了没有?估计也就剩几根房梁了。要不我先回去修葺一下?”许小杰抬眼看着她。

“许科长,你以为我是住行宫呀?要是你这么认真我还不去了。再说,在残墙断壁中研究《聊斋》才更能得其神韵。只要有水有电就行,我又不是千金 ,连厕所是大粪坑我都上过。”徐晓枫哈哈大笑。

“水电倒是有,卫生间我是修过的,不用到街上的公厕。什么时候动身?我送你去。”许小杰说到。

“如果你家没什么传家宝,给我一把钥匙就行,我自己去。房租就免了。”徐晓枫又笑了。

“呵呵,什么传家宝也没有,那我明天把钥匙带来。真的不用我陪你回去?”

“不用了,你还是陪你夫人小孩到桂林吧。”

许小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有点迟疑:“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说,什么事?”

许小杰吞吞吐吐道:“我们家在那里住了好几代人,我自己也住了二三十年,从来没遇到什么脏东西,可上半年小黄和我回家,说在墙头上有个女鬼冲她笑。”

“哈哈,这个你也信?哪有鬼呀?一定是她幻觉。那好呀!真有女鬼,我请她品茶喝酒,一同讨论《聊斋》。”徐晓枫笑得前仰后合。

小黄第二天送钥匙时,又把那个女鬼描述了一遍:听道士讲这样的女鬼应该叫花仙子。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打扮的妖艳且俗气,嘴唇涂得红红的,一笑露出两个白花花的大门牙。先是坐在墙头上冲她笑,那时天才擦黑。后来晚上,她倚在床上看电视,那女鬼又来了,是穿门而入的,一步步向她靠近。她好害怕,四肢动荡不得。好在许小杰从外边回来了,开铁门的声音很大,她就倏地不见了。

“穿什么衣服?”徐晓枫来了兴致。

“头发染得红不红黄不黄,穿天蓝色吊带衫,黑一字裙,方格 ,高跟皮鞋。”小黄绘声绘色的说道。

“我的妹呀!那是你在街头看失足女看多了。哈哈,就冲着这些,我还真去定了。而且不要你们陪,人一多就把她吓跑了。”徐晓枫兴奋地接过钥匙。

第二节

虽然是国庆佳节,但小镇上并不见热闹,几个城里人模样的在大声说话,这更反衬了小镇的冷清。

许小杰家在小街深处。迎面三间青砖小瓦屋,屋顶上有好多青苔还长有几颗青草。开门后,一股霉味迎面扑来。从乌黑的屋梁看,这屋子有好多年头了。正屋的后面是个院子,院子前半截铺有青砖,但颜色已经发黑了,后半截则堆放着不少土块,长满了杂草。院子的右手是一排厢屋,远处的两间屋顶上有几个窟窿;院子的左手是一堵齐胸的土墙,延伸到河边。河水深深黑色的,上面漂浮着水花生和塑料瓶之类的杂物。河对面是大片农田。土墙的那边是另外一户,格局和这边一模一样,和这边形成对称。估计当初是一家,后来弟兄分家才一分为二的。

徐晓枫花了快一天时间,才把三间正屋和厨房卫生间两间厢屋收拾个大概。

厨房不大,水龙头旁的一个大水缸占据了不少地方。她原打算把水缸移开的,后来想想或许是这里会停水,于是把水缸清洗后满满的放了一缸水。之后还真的停过几次水,她都佩服自己的睿智了。

夕阳斜斜的从厢屋顶上落过来,院子里一片静谧。她搬出小方凳,坐在桌边喝茶。这时东边的院子里有响声,是搓衣板上搓衣服的声音。她捧着茶壶,凭墙一看,不禁心头一惊。一个黄头发,穿天蓝色吊带衫,黑一字裙和黑 的女人在洗衣服。不过她很快镇静下来,因为斜阳把她的身影长长的投在青砖地面上。那说明,这不是小黄说的花仙子,而是一个大活人。

那人也看到了她,停下活计,抬起头,友好又谦卑的冲她一笑。她也报以一个微笑。

“你也是房客?”黄头发女人问道。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相貌平平,口红涂得很重,眉毛画成一条线的女人。

“不是,我来暂住几天。许小杰是我同事。我叫徐晓枫,你呢?今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互相关照呀!”徐晓枫礼貌的回答道。

“我叫谷二珏,两个玉的珏,是我爸起的名字。是这里的房客,房东是我在常州认识的。”女人说完又低下头搓衣服。

“你忙吧。”徐晓枫发觉院子里整齐的种着两墒蔬菜。

听口音,这女人不是本地人,应该是长江中游一带的。

谷二珏白天很少露面,只有到了傍晚才会出来洗衣服或做别的事。晚上会出门,天黑前后,传来锁铁门的声音。深更半夜,如果徐晓枫还没睡着,也会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

这女人应该是个失足女,徐晓枫推测到。

第三天傍晚,隔壁传来两个女人说话声。徐晓枫吸着烟,拿着手稿,漫不经心的看过去。多了一个和谷二珏打扮的差不多的女人,只是年龄还要大些,也更肥胖一些。

五号那天,下了一天雨。晚上,徐晓枫打着雨伞在街上散步,一来梳理一下手稿中的几个观点,二来欣赏小镇的夜景。

走到街南头,一户人家正在办丧事,一个90岁的老太太去世了。怪不得今天爆竹响个不停。一旁的空地处灯火通明,搭着塑料棚,有人在唱扬剧,台下有七八个人在听戏。她也端了一张小板凳坐下来听。旦角和生角虽然唱得不很规范,但也淳朴、清脆。徐晓枫早年写过一篇《论扬剧的小开口与大开口之关系》的论文,对扬剧也算上是半个行家了。

散戏后,夜已深了。朦胧的路灯,滴答的雨声,皮靴落在青石板上的卡擦声,都令小镇有几分朦胧诗的意境。她感到很惬意。

快到许小杰家时,远远看见一个女人在街边的屋檐下徘徊。走近一看,是谷二珏。徐晓枫思考是不是和谷二珏打招呼,说不定她这时候正在揽生意呢?

倒是谷二珏先开口:“徐老师回来了?”

“哦,是小谷呀?外面下着雨也不打一把伞?”徐晚枫关切地问道。

“钥匙在小白那里,我进不去。”她无奈的摊开手。

“那到我屋里坐坐吧,别淋着雨生病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谷二珏并不推辞。

进屋后,徐晚枫拿来毛巾给她擦脸。擦完后,谷二珏盯着桌上满满的稿纸和四卷本《聊斋志异》,问道:

“徐老师也喜欢《聊斋》?”

“是呀!你也喜欢?”

谷二珏翻动《聊斋》:“好版本,这是民国初年三联书店的。当年我家有一套五卷本,是清朝咸丰年间的。可惜那时我太小,又是竖排繁体字,看起来太吃力。”

真是高手在民间!徐晚枫不禁大吃一惊,一位风尘女子竟对《聊斋》版本这么熟悉。咸丰年间那套书,现在差不多是善本了,就连许多研究《聊斋》的专家也未必知道。

这一晚,因为《聊斋》的由头,谷二珏和徐晚枫推心置腹的交谈。 徐处长由此也知道了二珏不幸的打入惊人的13球人生故事。

第三节

“你刚才说你家有一套咸丰版《聊斋》?”徐晚枫瞪大眼睛问道:“现在还在吗?”

“早不在了。”谷二珏说:“我爸去世后,我妈把他的书都当废品卖了。我放学回家时,收废品的人早就走了,我和我妈大吵了一顿。”

“你爸以前是干什么的?”徐晚枫为她和自己各沏了一壶热茶。

“他以前是大学教授,后来被打成右派,平反后在我们乡中学做教师。校领导撮合他和做清洁工的我妈结了婚。当时他48岁,我妈24岁,整整是一倍的年龄。我爸可喜欢我和我姐了,一直到我们六七岁还把我们扛在肩头,给我们讲故事。我16岁那年,他得肺病去世了。”

“你看《聊斋》最喜欢哪一篇?”徐晚枫看见她眼里噙着泪水,不忍她沉浸在对父亲痛苦的回忆里,故意用话岔开。

“最喜欢《小谢》。”谷二珏脱口而出。

“那段借尸还魂的爱情真的很凄美离奇,成书以来不知打动了多少读者的心灵。”徐晓枫盘算着她们下面该谈怎么谈,她更想了解谷二珏目前从事的职业一些情况。看来对于失足女不但男人感兴趣,女人也是一样的。

“如果我爸知道我现在在做这个营生,他非气死不可。”谷二珏幽幽的说。

“你现在做什么呀?”徐晚枫故作惊讶。

“徐老师真是明知故问,我做什么难道能瞒过你的法眼?就我这身装束,连街上的小学生都知道我是一个鸡。他们经常在我后面高声的说:一只鸡加一只鸡等于三只鸡,为什么?肚子里还有一只鸡。不过让你想不到的是我做的是最下等的鸡。不在歌舞厅,不在洗头房,不在浴室,只是一个站街女,男人就在路边树下草科里 。”谷二珏流下泪水:“当年我爸给我们起名字时说,女孩子要冰清玉洁,担心一个玉不够,就用了两个玉。我姐叫大珏,我叫二珏。可如今我连瓦片都算不上,只是一双千人踏万人穿的破草鞋。哎!”谷二珏捂着脸,泪水从指缝间流下。

徐晚枫又把毛巾塞给她,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性工作也是一种职业。既然是职业,就没有高下贵贱之分。相对来说,你是依靠自己的原始资本挣钱,比那些贪污腐败的脏官和坑蒙拐骗的奸商要干净得多。”徐晚枫说这些话并不是纯粹宽慰谷二珏,这也是她一贯的观点。

“徐老师,你这是真话?不是哄我开心吧?”谷二珏把毛巾递给徐晚枫,吃惊的看着她。

“我不骗你,对于同性恋和性工作者,我一直持尊重态度,这也是各人的权力。你不偷,不抢,给别人提供生理满足,给别人带来快乐,何错之有?因为付出而收取费用,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徐晚枫挪了挪身子靠近她,把她手拉过来,合在自己的手掌中:“你听说过流氓燕的故事吗?”

“没!”谷二珏激动地使劲摇摇头。

“她是一个单身母亲,一个洗头房的服务员。看到许多来城里打工的农民工常年得不到性生活,于是办了一个“流氓燕工作室”,免费为民工提供性服务,但后来被封了。”徐晚枫把桌上的一盒烟拿过来,打出一支给谷二珏,自己也点上一支,继续说:“以前我一直以为性工作者是个道德问题,而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自从看到流氓燕故事后,我就认为,即使在道德上,性工作者无愧于任何人!”

“徐老师,你真好!谢谢你!”谷二珏眼睛红红的,语无伦次地说道。

徐晚枫似乎意犹未尽:“一个自杀者,把自己身体都搞没了,也不犯法;如果是一个人能砍下自己的手腕,我们还会赞赏叫壮士断腕;即使是一个小偷自残,我们也会给予同情,可偏偏一个 临时转让自己身体的使用权,怎么就犯法呢?这是哪家的道理!”

谷二珏吃惊的看着徐晚枫:“徐老师,你说的真好!这理儿怎么一经你说就这么好?”她吐了一口烟,低下头,好久说道:“不过这些道理我压根没想过,我走上这条路,是为了我的家人,为了他们能够活下去。”

“孩子,说说你的身世吧。”徐晚枫为她们个续了一些茶。

“徐老师,别叫我孩子,我都40多岁了。”谷二珏不好意思的笑了。

“看上去不像呀,你真会保养!叫你谷妹吧。谷妹,你是哪儿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我是湖北人,生活在汉水边的一个小山村。大前年,我老公得肝硬化死掉了。确诊后,他死活不肯看,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死去而不管。我不但卖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还欠下亲戚几千块钱债。最后他真的不肯看了,趁我不在家,喝大麻水死了。

“我上有公婆,下有一双儿女。女儿那时读高中,儿子读初中,正是要用钱的时候,十几亩山地就是长金子也不够我们用,于是把家里家交给了公公婆婆,我出来打工了。

“我一个农村妇女能做什么呢?开始帮人家洗盘子,一个月挣1000多块。可这点钱连孩子的学费都不够交,于是兼职做了站街女。下班后,到街上路边,给男人摸一次上身2块,下身5块,睡一次有时10块,有时20。像我这种农村黄脸婆,主要客户是农民工和城里那些闲着没事的老头。农民工急吼吼的,恨不得把人 。城里的老头最麻烦,睡一次能折腾几个小时,把人急死了。想想这些,我死的想法都有。可每次看到能把钱寄回家,家里人能把日子过下去,我又很开心,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得。”她捧茶杯的手在颤抖:“徐老师,你说我贱吗?”

共 1061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作者给读者讲述了现代版的聊斋故事,而这故事情节是多么真实而又凄婉而曲折!读后,掩卷伏思,让人慨叹再三,又让人朦惑再三!我慨叹作者笔下的“鬼”的境遇是那么辛苦艰忍,竟然和现今社会中,在城市的边缘,或在城乡结合部,那些黑暗中角落里的“失足母亲”的群体一模一样!他们放纵自己的欲望,践踏着自己的尊严,任人狂暴蹂躏自己的身躯,以挣得金钱,以求给自己或给家人一份生存的机会;这个群体是多么可叹、可悲、可怜、可鄙又可圈可点!作者怜悯他们,同情他们,甚至是给予一份谅允,其实这也是现实社会的一份宽囿之心,这种宽囿来自于她们现实生活的写照,更是社会底层人们的最现实的最真实的活的缩影,盛世如斯,乱世亦如斯!我想,这才是作者要努力表现的现实主题。作品中的狐光鬽影,曲折生动的情节与死了都要顾念家人的“母亲”性格,是作家运用高超的文字技巧,亮给我们一副现实的真实的生活道具,它让我们随着他的心动而心跳,随着他的好恶而抑扬动容,当然,没有工笔独运的文学造诣,实难做到,但作者做到了,更见作者功夫的还是作者睿智而巧妙规避了一些不能直截了当的要鞭挞的社会阴暗面,学到了蒲翁的真功夫:“说故事就是故事”!读过作品,我在作者的写作技巧中也领会了“不能直抒胸臆,但可达魂魄”的隐身转折的方法,但本文不仅仅是这一点,而作品语言结构与细节描写,则最显作者的用心用功而达精致娴熟的魅力!好文!倾情推荐!【 翎雨】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8:17:17 工笔独到,意臆深远,文字娴熟达人!欣赏学习了! 用吾心悟心与文学,创造新生活,感动自己也感悟人生!

回复1楼文友: 14:56:52 谢谢老师的精彩点评!问好!

2楼文友: 09:4 :48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吃人的东西躲在了鬼后面。问好金陵兄!

回复2楼文友: 14:57:29 枫林晚老师看问题总是深刻!

哪些降压药为单片复方制剂
手外科
赤峰治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