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三境传奇第章灯神泰南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三境传奇 第204章 灯神泰南

维兰跟卡略说着什么。我听不见,也读不懂唇语,只好牢牢拽着他的衣角沉思默想。

卡略对“鬼哭者”的能力并不陌生,再结合先前的表现,“魔法防御术”什么的多半是骗人,也就是说他其实是有主人的,说不定真的是泰南本人。

维兰刚才这样问的时候只是试探而已;而另一个猜想――灯神将会袭击留守人数最少的艾拉蒙特――原本是合情合理的推测,只不过,那时我们不知道连“鬼哭者”都出马了。如果泰南亲自上阵,又怎会只攻一座空城。难道他打算一鼓作气攻下去?就在今天?

维兰趴在窗洞边看了看,用文字告诉我外面的人都像嗨高了一样。似乎卡略说,听久了“鬼哭者”的魔音会对神经系统造成永久性伤害,恳求维兰也给他封上静音符――他现在手脚不便,没法给自己堵耳朵,为此他声称愿意贡献更多信息。

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他是泰南的人,我们跟他躲在这里迟早会被发现。”我用通用语提醒维兰。

他点点头,看向卡略似乎在思考最佳方案。在必要的时候他会杀人,但他并不喜欢。第一次,他杀了那个卖电器的之后怎么样我不知道;但第二次,扭断大胡子桑比的脖子之后好一阵子,虽然他努力表现得自然,我却能感觉出来,他用手碰我的频率一下子从10降到了01,仿佛他手上有毒似的。

但是目前没有‘时间表’。”胡亚东分析道卡略很可能是泰南的人,又与我们正面接触过。或许最好灭口后撤离石笋居。再找个来参加婚宴的灯神放点血以备万一。问题是。这是否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突然,我被维兰拽了一把推在身后,刚站稳就看见眼前多了一个蓝莹莹的光头男人,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而门洞仍关着。

他十分矮小,目测还没有凯林同学高,裹着一身无袖金袍,瘦削的脸上颧骨嶙峋。虽然看不出明显的皱纹,仍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一双精光毕现的纯金色凤眼摄人心魄;鼻子不知是萎缩了还是天生就非常小,几乎没有鼻梁,甚至看不出鼻孔;嘴抿成了一条细线,看不出嘴唇。另外,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在身上刺花的灯神,那黑色的花纹看上去像卢恩文的变体,从头顶沿着眉心往下,绕着眼睛画了两个圆圈;相似的花纹也出现在他裸露的双臂双手和袍子下方露出的一双赤脚上。

传说中的泰南?

他瞟了卡略一眼,便把视线完全集中在维兰身上。目光复杂我觉得不会是好事。维兰浑身都绷紧了,一手向后缠住我的腰。好像随时准备夹着我跑路。过了一会儿灯神的嘴巴开始动,我什么都听不见。他们交谈一番,灯神又瞟了瞟卡略,对维兰说了句什么,我猜大概是要求维兰解放卡略。

灯神刚好站立在法阵范围之外。他不清楚这个陷阱的运作机制!他的谨慎或许是我们的幸运?

维兰没有马上答应灯神的要求。不论卡略对灯神来说是否重要,一旦轻易满足对方,我们的被动就等于板上钉钉了。

灯神毫无预警地攻击了我!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勒住了我的脖子!还在往他的方向拖!维兰不敢硬拽,果断放出龙形火焰窜向灯神,却扑了个空――有翼火龙径直穿过灯神的身体,仿佛对方只是个虚影;但这虚影对我的杀伤力却是真实的,这当儿已经揪着我的脖子将我拎到身边,火龙骤然分散,开始绕着我们流转,照得满屋子通明火红。维兰嘴巴动了动,眼中狂怒好像要喷出火来。…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维兰俯身捞起卡略素牡扔过来,丢在灯神脚边。灯神背对着我弯腰下去对卡略做了什么。

继续交涉。维兰的神情时而坦然时而冰冷。

突然,一只冰凉的手掌拨了拨我的耳朵,或许是静音符,因为声音的巨浪猛地涌入耳道,让我恶心欲吐,渐渐分辨出这声音是由此起彼伏的悲号和尖笑叠加而成,声音来自外面。

“她能撑多久呢?”灯神用精灵语说,显然不是问我。声音尖锐嘶哑,像声带里裹着两块金属,时而敲击时而摩擦。

我眼中,维兰又开始蜕变。房间融化剥落,露出骨骼拼接成的梁架,我们像站在一座巨大的骷髅内部,肋骨之间的空隙大得足以让我看清外面是一片地狱场景。受罪的人身边围着一种半身人大小的怪物,莹白色的脑袋像一颗颗蚕茧。现在这些蚕茧感应到了我的视只是有时没有找到而已。线,纷纷掉转方向,没有五官!它们活动着枯瘦细长的四肢,迅速跳跃、攀爬进来,骷髅的肋骨根本挡不住潮水般的怪物。

我紧紧闭上眼睛,对自己说:“是幻觉,都是幻觉。”

“最深的幻觉连你的身体都可以欺骗,”灯神轻言慢语,仿佛在向我解释一般,“在这样的幻觉里,当你觉得要流血,就真的会流血。”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被怪物包围了,它们拉扯我的头发,钢针似的爪尖扎进我的皮肤,有的浅尝辄止,在我身上跳舞,留下一个个流血的小洞;有的像要挖宝似地不断深入……只听维兰大声说:“我答应你!你听见了!我答应!但我需要她在我身边,请别再伤害她,否则一切免谈。”

“成交。”

我被禁锢我的那股力量往前一抛,身上挂着一串利爪,撞上了比岩石还冷硬的维兰龙,虽然知道是幻觉,可还是脑袋一歪就昏了过去。

……

不知何时起我的世界又安静了。重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我被温柔的触摸和亲吻唤醒,睁开眼睛看见一双熟悉的碧蓝色眼眸。他微笑起来。

门口一高一矮两个人影静静地站着。维兰挪了挪身子避开他们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掀我的衣襟查看伤口。

他付出了什么代价?答应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忧虑地看着他。心里很难过。我是不是拖累了他?但他一边拥抱我,一边悄悄捏我的手指,用手语表示“放心,我有一个计划”。

那么我应该相信他。

几分钟后我们堂而皇之穿过人在海淀区香山南麓、法海寺(北法海寺)附近群,步行前往不知道什么地方。在魔声无形的攻击下,一路所见不论是血族、地精还是混血,全都形状癫狂,沉浸于各种幻觉对我们视而不见。卡略在前。我和维兰居中,灯神殿后,此外再无他人。

听不见声音严重影响我的敏捷度,走着走着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个趔趄,被维兰眼疾手快地顺势抱起,他就不准我再下地了。我搂着他的脖子,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向后面,目光突然对上一双空洞的金眸,灯神嘴巴的线条往上一弯,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三双脚。前进速度加快了。我悄悄捏维兰的手指问他答应了什么,他无声地回答:“泰南想进乌比阿的迷宫。要想从外部打开迷宫。必须先激活三座祭坛。他说龙族之血可以打开祭坛。他计划引诱乌比阿主动打开迷宫。我是备用计划。咱们得假装从未进过任何祭坛。”…

我明白了。泰南想跟乌比阿交流交流,我俩完全没意见。虽然很多情况还不清楚,这其实是我们接近祭坛和迷宫的机会。但我们有能力抓住这个机会吗?

我想起刚结束不久的生理期,看来它只是适应了魔境时间。几天前它来的时候我感觉松了一口气,眼下却忍不住胡思乱想:要是怀上了说不定也不是坏事……不过这话不能跟维兰说,他会生气的。

神器的威力我算是见识到了,这一路走下去,不费一兵一卒,敌人尽数瓦解。虽然看不出“鬼哭者”到底是什么样子,想想毁灭之球和比锡伯的难舍难分,说不定这把炎魔之刃已经被泰南藏在身体里了。话说回来,当年泰南为什易、新浪、搜狐等高权重知名收录快的站。么没登上第二代大灯神之位呢?不过,那时候毁灭之球好像也在灵境,有它在,“鬼哭者”要想横行无忌只怕也难。

“他问过你什么,你是怎么回答的?”我捏着维兰的手指。

“他问过我们的来历,我说我们来自灵境,在吉陵伽山探险,不知怎么就到了仙乡,穿过食人荒漠区过来的。他没有细问,不知道相不相信。”

这个答案绕开了魔晶,又有很多真实的细节可以补充,不失为一个好口供。商量片刻,我向他申请跟泰南聊聊天。

他狠狠地掐回来:“你在想什么?”

“他这种身份的人多半不会跟小女生计较,我会小心的,如果他很暴躁的话我就打住。”

他顿了顿,问我:“目的?”

“至少了解一下他的个性,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收获呢?也可能一句话就被他堵回来了。”我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如果能沟通的话,由我开这个头比较好。”

“好吧。咱们没来过魔境,对魔境的情况一无所知,你懂的。”

“也没事先串过词。我有点自作主张,不过你很宠我哦。”

“嗯嗯。”

由于姿势的关系我可以轻松看到维兰身后的泰南,第五次跟他眼神接触的时候,我左顾右盼了一下,说:“你是‘鬼哭者’的主人泰南吗?”

维兰回头望了望,状似不满地摸了摸我的脑袋。

灯神再度露出诡异的微笑,片刻后空气中浮现出一行精灵文:“确切地说,我是‘鬼哭者’和泰南。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的?”

我看看维兰,犹豫道:“书上说的。”

“怎么说的?”

维兰开始旁观了,但没有插话。

“说的不多。说炎魔之刃‘鬼哭者’的持有者是灯神泰南,曾经角逐过第二代大灯神,未果。”

泰南换了一种诡笑的方式,没有回答。

“是真的吗?”

“可以这么说。”

我抓住机会问出一个特别在意的问题:“‘鬼哭者’总是在哭吗?”

泰南眼中精光一闪:“为什么这么问?”

“要是‘鬼哭者’一直哭,你身边的人岂不是得一直堵着耳朵。”

他再次诡笑起来:“你很聪明。”笑着笑着突然一变脸,甩出一行字“对话到此结束”,就闭上眼睛不再理我。(未完待续……)

太原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广州医院男科治疗哪家好
银川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