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不朽魔心第七十一章荣辱与共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不朽魔心 第七十一章 荣辱与共

“你以为你还有机会活下去来惩罚我们吗?”

祁灵的不屑表现的淋漓尽致,手中原本合在一起的阴阳扇在他“阴阳逆转”的声音中,猛然张开,圣洁的气息从扇子里面散发出来,将天马伤口处的黑色魔气尽数转化为圣洁的元气,重新冲入天马的体中。

莫晗的动作一如既往的简单快捷,他握着杀生刃的手臂,狠狠地一划,整个人朝地面落去。

咯吱。天马的身躯在莫晗巨大的力量下,往下一偏,左边的翅膀在杀生刃锋利的刀刃下,划开一大道口子,差点就被直接卸下。

天马一声痛苦的嘶鸣,响彻在天地。两只眼睛通红,配上它全身黑色的魔气,如两团燃烧在夜晚的熊熊火焰,要焚烧尽一切。

只是它再也没有机会将怒火继续下去,熟不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祁灵的阴阳逆转,将它自己的魔气转为圣洁的元气,倒冲回它的体内,将它为数不多的元气冲的支离破碎,且由于魔气与圣洁元气的互相克制,就如天敌一样,在它体内争来打去,将它体内弄得一团糟。

它一直赖以生存的强悍肉身,在莫晗杀生刃之下不堪一击,想要依仗肉身之力将莫晗与祁灵这两只敢偷袭他的蝼蚁斩杀。却发现,莫晗一击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一股浓烈的血煞之气顺着伤口快速蔓延至它全身,将它的血肉之力破坏殆尽,使不上一点劲来。

“你可以安息了,放心,我的烧烤技术虽然很差,但还能吃。”

落向地面的莫晗在将天马左翅差点卸下之后,尚未落地就凌空翻转,重新飞起,手中的杀生刃在天马惊恐的眼中插向它的眉心。

一生不知道用如此坑杀了多少修炼者的天马,或许直到死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善恶终有报。

天马巨大的尸体轰然落在地面,将柔软的土壤砸出一个大坑。

祁灵气喘吁吁的从天马右翅根部拔出阴阳扇,一脸不满的瞪着莫晗:“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就跟我差不多。”

莫晗瞥了一眼捂着肚子,弯着腰大口喘气的祁灵,手中的杀生刃在手中舞出一片刀花:“要不要给你来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厉害!”

看着莫晗认真的模样,祁灵心里一下疙瘩,别人不知道莫晗的厉害,他可是深有体会,从成为莫晗室友的第一天就有了,更别提今日的莫晗:“别,算了,我还是好好歇会吧,有那功夫还不如等着待会杀敌人呢。”

祁灵没有说杀妖兽,而是说杀敌人。刚才他们都从天马身上看到了魔气,而魔气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虽然不知晓为何魔气会出现在此地。

天地之间有正必有邪,有对比有错,有好必有坏,传闻在许久以前,枯叶大陆上元气与魔气是共存的。

但由于元气与魔气的属性不同,导致后面大战的产生。

元气乃是天地之间草木精华形成,浩然正大;魔气则是天地之间的邪恶力量滋生,本身就带有邪恶的力量。

修炼元气的修炼者中规中矩,按部就班,品性自然不差;修炼魔气的修炼者皆是鸡鸣狗盗无恶不作之辈。

自古以来便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说法,修炼元气的修炼者讲究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修炼速度自然缓慢下来。而修炼魔气的修炼者,则投机取巧,加上魔气的特殊性,修炼速度一日千里。

当修炼魔气的修炼者修为远远高于修炼元气的修炼者后,野心也随之膨胀,他们要统一世界,战斗自此拉开序幕。

世间万物并非绝对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人心才是最难揣测的。大战持续的时间已无人知晓,战争的过程也不再有人清楚。只知道战争的结束是修炼元气的修炼者胜利了,他们将修炼魔气的修炼者永久的放逐在虚无当中,任他们自生自灭。

枯叶大陆上被称作魔教的妖人,严格算来,他们并不属于魔,毕竟他们修炼的同样是元气,而不是魔气。

与天马的战斗,看似快速凌厉,天马也没有机会反抗,但对莫晗的消耗一点都不小,从他现在苍白的脸色就能看出来。毕竟天马的修为已隐隐突破到金丹初期,若不是天马大意,莫晗与祁灵也非一般人,手中的兵器是通灵之物,或许败的就是他们。

莫晗一边恢复着体内的元力玩家只要带着 Xbox LIVE 玩家代号(Gamertag)至现场登录成功,一边听着祁灵对魔气的讲解。

咚、咚、咚!

莫名的心脏跳动声忽然响起,莫晗的脸色一变,从他知道他身具帝脉或者说魔种之后,他就特别讨厌这声音。

以前魔种跳动都是在他危机时刻,现在他并没有任何危险,魔种忽然跳动,令莫晗刚才兴奋的心一瞬间凉到脚底,特别此时还有祁灵三人在旁。

“什么声音?”萧凝瞪大着漂亮的眼睛,眉毛完成月亮。

“血脉,是血脉吗?小晗,你觉醒了血脉?”

静静倾听了片刻的祁灵,忽然从地面上蹦起,一脸激动的望着莫晗。

萧凝听到觉醒血脉四字,脸上的疑惑也立马被激动替代,拽着莫晗同样兴所以我也不能说当当一定能做得好。”王小星谈到奋的喊道。唯有卫苏笑脸瞬间煞白,不知道说什么好。

作为紫微阁千年不遇的天才,卫苏知道觉醒血脉意味着什么,但他见过莫晗凭借着这血脉吞噬了穷奇遗留在蛇蝎沙漠的戾气,这就已经足够证明莫晗的血脉不是“正”脉,而是魔脉。

自古以来觉醒魔脉的人,都会遭到所有修炼者的追杀,永无休止的追杀,因为正魔不两立,就如祁灵刚才讲述的魔气来历一样。

莫晗低头望着从天马身上流出来带着魔气的血液,不知何时流到他的身下,染红了他的衣服,接触到他的皮肤,魔种的跳动显然就是因此而起。

莫晗看到的东西,祁灵自然也能看到,他兴奋着伸出的手臂停留在半空,难以置信的望着莫晗的眼睛:“小晗,别告诉我,你觉醒的,觉醒的血脉。”

祁灵最后也没能将魔脉两字说出来,不是因为这两字是禁忌,而是因为这两字太过于沉重。

是谁的叹息悄然在心底响起,又是谁的无奈在耳边萦绕。

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重大选择,或者说抉择,就这样没有任何前奏的出现在四个小孩的身上。

没有人知道他们这一刻的选择,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们都还未满十岁,但他们已经经历了普通人一生中也不会经历的许多事情。谁让他们出生高贵,谁让他们是举世无一的天之骄子。

“正魔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卫苏胖嘟嘟的小脸上一阵煞白,平时机巧灵动随时有着猥琐想法的小眼睛一偏茫然。

莫晗沉默,祁灵沉默,萧凝沉默。

莫晗沉默是他的心在逐渐的变冷,变回他从小当杀手的那颗心。祁灵与萧凝的沉默,是他们还没有从莫晗觉醒血脉的事实中缓过来。

毕竟他们都出生在名门正派中,从小接触的思想就是正魔不两立,不论何时他们都肩负着除魔卫道的实用性强使命。之所以没有与玄夜国、君修宗、闻仙殿撕破脸,拼个你死我活,是因为他们修炼的同样是元气,严格来说不是魔。

而此时觉醒了血脉的莫晗,根本意义上来讲,已经是真正的魔,就算莫晗没有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也改变不了莫晗魔脉的性质。

“正与魔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莫晗失魂落魄的问道,他不怪祁灵他们没有坚定的选择与他站在一起,换成他他也不知道会如何选择。所以他在问他自己,问天,问地,问这世间的一切。

莫晗的心就如在冬天发芽的小草,尚未长大,体会到阳光的温暖,就被纷纷的大雪压在下面,或许就此死亡。

“我们以后还是朋友。”莫晗转身离去,他的心已恢复了平静。他口中的朋友,不是让祁灵他们把他当做朋友,而是他会一直将他们当做朋友。

朋友一词如此的陌生与冷淡,唯一面之情罢了。

杀生刃沉睡的器魂似乎也感受到莫晗此刻心情的落寞,收敛了光芒,安静的躺在莫晗手中。

“莫晗,你站住,难道我们当时的誓言都是放屁吗?难道你忘了我们曾说过荣辱与共了吗?难道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吗?”

就在莫晗的背影即将消失在祁灵三人眼中的时候,祁灵、萧凝、卫苏猛然从失神中惊醒,望着莫晗的背影大声喊道。

莫晗落魄的身影一怔,猛然停住,转过身来,祁灵三而制作者则会逃避自己的错误人已飞奔到眼前:“难道你们不在乎吗?难道你们不怕吗?一旦被人知道我的血脉,我必将成为修炼界的公敌,你们如果与我站在一起,也必将受到牵连。”

“莫晗,我们说过,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我们要荣辱与共,我祁灵不管他洪水滔天,我只认你这个兄弟,大不了我们一起去死。”

萧凝与卫苏同样重重的点头,四只稚嫩的手掌,伴随着稚嫩却永恒的诺言放在了一起。

葫芦岛儿童牛皮癣医院
贵港白癜风
南京好医院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