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节能

流浪的英雄第450节怀疑者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太原汽车网

流浪的英雄 第450节 怀疑者

就在我们斗志满满的决定要把世界恢复成正常之后.我们几乎同时感到了身后另一个人的出现.

那个人身上并沒有什么强大的气息或者力量波动.但是引起我们注意的.是他旅行的方法和他给我与守护者的感觉..旅行的方法和泰尔费得一样是通过穿梭于不同的维度而直接來到任意地点.他给我的感觉则是......规则.

甚至不用回头.我就知道了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人.沒有错.

而当我.回过头时.我却不太确定了.

眼前的那个人穿着普通的牛仔裤和一件印着爱因斯坦头像的衬衫加灰色外衣.脸上带着树脂眼镜.脸颊还留着一些青春痘的疤痕.黑色的头发剪成了毫无个性可言甚至显得有些懦弱的样子.

非常普通的穿着......不过是对于另一个世界來说.至于所谓的另一个世界.恰好是我以前待的那个.

“哼.一个背着与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巨剑的人.”那个人看着我.表情非常不屑:“我觉得你给我的感觉有点熟悉.不过...你这种不合常理的谬论.为什么沒有消失呢.我明明已经对这个世界进行了彻底大清洗才对.”

啊.

我厌恶这个家伙.从根本上厌恶.到目前为止.经过了这样的旅途.能让我这样厌恶的人也只有几个.而且个个都有好原因.

“他说了...什么.”阿加雷斯有些疑惑的问我.

我皱了皱眉.他似乎说的是地球上的一门语言.虽然我听得懂.但是熟悉了现在这个世界语言的我.已经无法分辨那语言到底是哪一种了.我只知道.那并不是我最熟悉的汉语.

于是我沒有回答阿加雷斯的问題.瞬间冲了出去.用他说的所谓谬论的大剑准备一下子劈碎他的脑壳..但.我的大剑在中途就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然后一股疼痛从大剑传到了我的身上.

“请稍等一下.耀眼者.”

熟悉的称呼......夏佐..

在我的面前.面目全非的夏佐挥动着手臂.甩掉了上面的一些黑红色能量.

夏佐.吸血鬼的叛道者.投靠了泰尔费得之后似乎逐渐的被泰尔费得同化.几个月之前曾经在旅馆跟踪我们的时候被汉特发现......那个时候.据汉特所说.他是把夏佐的脸都打烂了.才无力晕倒的.可是.现在夏佐再次出现.而且.身体已经有四分之三变成泰尔费得了.而且.身为吸血鬼的他还无视了四周的日光.

沒错.他的手脚都变成了泰尔费得的样子.身形更加纤细.只有左胸口和左脸保持着原來的样子.他那左眼正用一如既往的悲伤眼神看着我.

“看來...他们给你做了一次失败的脸部修复手术.”汉特眯着眼睛指了指夏佐的脸.夏佐看看他.并沒有做出什么反应.

看起來.我们猜测的完全正确.这一切.果然是泰尔费得联合这个可能是从地球來的规则掌握者造成的.

“你的主人们呢.”我看着夏佐.如此问道.大剑上传來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不过在以前.夏佐的力量侵蚀可是能让我痛上半天.不知道是他的吸血鬼力量减弱了.还是我变强了呢.

“他们正在慢慢消化时空驳论所产生的费得.”出乎意料的.夏佐回答的十分诚实.

时空驳论的...费得.

一这样的导航设计旁的那个让人厌恶的家伙突然插起了嘴:“让我來吧.把这个不合常理的谬论删除.”

说完.他就不自量力的想要走过來..但是.很可惜.夏佐拦住了他.

我沒有过去.因为夏佐大半已经变成了泰尔费得.虽然位面旅者对他们的吞噬有所抵抗.但是我还是拿不准会不会被他吞噬什么重要的东西导致我的失败.

看着那人的夏佐似乎通过泰尔费得心灵传动对他说了些什么.后者有些不满的退后了几步.

“如你所见.”夏佐面对着我.慢慢的说:“他是一个领悟者.就如同你...和那边的英灵一样.”

领悟者..大概就是规则掌握者的另一种称呼了吧.

等了一会.看到我们所有人依然看着他.夏佐继续用半心灵传送的声音说:“怀疑.他是领悟了怀疑的人.任何被他怀疑的人.只要让他找到了哪怕一点点的不合理.他都可以让这件事物彻彻底底的消失.”

所以...泰尔费得们找到了他.然后把他带到了这里來.难道说...地球也..

“不.我怀疑着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不是吗.它们是待解决的问題.只有我认可了的东西.才能存在.只有科学.证明的了得东西.才能存在.”这个家伙越來越得意了:“魔法.哈.那种东西简直是荒谬中的荒谬.发展到这种程度的蒸汽技术.那简直是对真正科学的侮辱.还有那些从生理结构上与人类不同的种族...精灵.过于纤细的身材不适合长跑.既然这样.他们在漫长的进化中又为了什么长出了可以看得比普通人远的眼睛和听的比普通人清的耳朵.矮人.他们的手与心脏和人类一边大.可身高只有人类的一半.先不说他们的血液系统到底是怎样才不会在他们稍微激动时就爆炸的.光是他们住在地下眼睛却能够承受阳光这一点就荒谬至极.哼.地球是一个合理且必然的奇迹.而这个世界......只是个谬论而已.失败的抄袭.无意义的幻想.”

在他说话的期间.夏佐看上去有好几次都想阻止他.但是根本沒有用.

等他说完.我都一直静静的看着他.

“......说完了.”

他的脸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青春痘的疤痕也因此成为更显眼的黑色.他看看我.笑了起來:“你又想怎么样.”

我沒有说话.而是给汉特让开了道路.

砰.

猎枪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脑壳.而他就这么直接倒在了地上.

“......啊呀呀.”夏佐看着地上的那个家伙.漂浮起來躲开了蔓延过來的鲜血:“我们其实是來议和的.不过看來这不会起作用了对不对.”

议和.哈.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啊.

四周的景色在发生变化.然而夏佐那吸盘一样的手臂却恶心的开开合合......下一刻.地上的鲜血和那家伙头上的伤口消失了.不过幸好我们的记忆沒有消失.

“哈..”即使在不停地喘着粗气.那个怀疑者还是用扭曲的表情大吼:“杀了他其实这三条第一二条很正常们...杀了那群不应该存在的畜生...”

“我很乐意开战.”我说着.异样的平静.不过我清楚自己心里究竟有多少的怒火在蕴含.我很庆幸夏佐复活了那个混蛋.

我真的...很庆幸.这代表我能够重复那个过程.并且让他知道......我的怒火了.

卒中高血压可以治好吗
血糖高吃什么好
丁桂儿脐贴适合多大宝宝